2014年5月31日 星期六

憶亡友



人的一生中有位談得來的朋友,彼此之間能暢所欲言,屬難能可貴。我們撐開胸膛談心事、創作,談過去、未來、希望。我與姚奎在個性和創作有許多共同地方,他比我更開朗,樂觀。或許是因為他比我年長,人生經歷較多的原故吧!
 
還記得我在溫哥華2003年的個展上與姚奎第一次見面,愛藝術,為人熱情,坦誠,樂觀,善良是他給我印象。交往多年後察覺到畫家背後點滴憂傷,90年代,因一些原因,姚奎移民加拿大,丟掉了捧了幾十年的紅色鐵飯碗,在異國教畫賣藝。成為了一個徹徹底底的職業畫家。異國的生活,是喜是悲因人而異。我深深地感受到他在異鄉生活的一番滋味。

這幾年我與姚奎相聚少離別多,他有半年在北京和旅行作畫,然而每次見面時,都互相關心和分享在創作上的心得和未來的計劃,言談中我建議他除了畫集上的作品之外,應該有個私人網站,把他這一生大部份的作品上網,更廣泛,更直接讓人接觸和欣賞。從2004年開始我為他設計網頁,我們非常重視內容,共花了一年的時間完成,在這段時間我有機會 聼他敍述過往和創作過程。在70年代初文革中,在資產階級反動專業學術權威全被打倒之際,他帶領一批青年,投入了設計南京長江大橋公路橋面的設計和橋頭堡的佈置工作,三個月緊張的日子,每天只有三個小時的睡眠,但任務最終圓滿完成。大橋上的橋欄杆面板裝飾和佈置在橋頭堡的新國畫,得到了中央至地方的一致好評。他堅持利用一切空餘時間作畫,在全國各地出差之時,寫生收集素材,我曾見到他那一組去雲南西雙版納寫生的線描發表令人耳目一新。
 
姚奎網站發佈後得到各界的好評,能為好友盡點力,我心中感到無限的欣慰,這是他這一生的足跡和創作,也是他的璀璨年華 。我再次的邀請他在我畫廊舉辦個展,他也爽快的答應了,那是2004年三月,畫展結束後他返北京家,不久他內人郭進來電說姚奎體內發現了癌細胞,且在擴散,這消息來的太突然,令人難過,直到他從北京返加後,得知他有些心願未了,其一是出版一本屬於他這一生的專輯,其二是回顧展,其三是捐贈的50幅作品給到家鄉垣曲縣博物館。三個心願中只實現了其中之一,其他兩個還未完成就離世了。我想在不久的將來,這兩個心願也會完成,雖然他已不在我們的身邊,我依稀記得他最後留下的笑聲和背影,我會永遠惦記你和懷念你的。
 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陳蘊化於耕雲軒燈下